Bryan

树 站在路灯下凝望街道


猫 渴望变成人类的宠物


鱼 在半夜的花店的光里游泳


人 囚禁在躯壳里没有出路


 


有意识的生物 灵魂逐渐被流放到另一个世界 在这里只能等待那个时刻的到来 在此之前 靠着本能吃饭 站在路边吹风 没事就在鱼缸里游泳  还不如一个路边会发光的灯。

 在一瞬间失去了地心引力

 

 它们开始浮现在空中


  质疑着我

 从日出到日落


 水从冰川流向大海


 叶子从绿变黄到腐烂


人也在步向死亡


在某个注定的终点里 


落下是为了升起


流入是为了升华


腐烂是为了重生


我也再次回到开始的地方


发现那里有一件东西


一直存在着


 













 


草 在风中被吹动


云 被凝固的温度和即将升起的太阳控制着


人 被关在了山上


等到太阳升起时


风、云和人都静止住


只有那颗糖心蛋


慢慢融化在嘴里

山把我身上的热量带走


就像我带走蜡烛的一样


钻进黑夜


从发明了火的那一天起


人就在寻找信息的光


抬头看


那时候的星星消失了


梵高的天空里依然在




光在奔跑的时候


据说可以把时间甩在后头


但有一种力量


可以把跳出这个怪圈


瞬间到达另一个地方


此刻我即将入睡


在这段时间 或者没有时间内


我会去和天上的另一个人相遇







我走到了一条带有分岔口的路


我每走一步


它的距离就向前延伸一步


直到我走到路的尽头


原来出口就是我熟悉的那条路




火在我手里燃烧


它能发出比灯光更多的热量


因为它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自我燃烧

在它熄灭之后

热量传递到了我的身体里





当月亮回了家




星星


草地







逐渐失去身体传来的信号




接受到了勃艮第红


被黑暗吞没的星球


一双阿尔法城里的眼睛




逃向黑夜




早上醒来我决定对太阳进行抵抗


于是今天太阳回家的时候


我把灵魂和肉体的信号切断





白天和夜晚有什么区别

我会在白天寻找影,夜晚寻找光


飞过地球的鸟

列车进站的隧道

树的肖像

脚的迁徙


我即将在今晚的梦里

寻找失落的人